普特拉姆燃煤电站点亮万家灯火

发布时间:2020-04-01 08:24    浏览次数 :

[返回]

普特拉姆燃煤电站点亮万家灯火 新华网科伦坡1月20日电通讯:普特拉姆燃煤电站点亮万家灯火记者黄海敏 杨梅菊 邱兵“电费大幅降低了,我们可以毫无担忧地尽情享受电力带来的光明生活。”面对3根高耸云天却看不到丝毫烟雾的烟囱,斯里兰卡西部省帕尼比提亚地区普通居民尹杜尼尔女士日前颇为兴奋地同前来采访的新华社记者聊了起来。去年9月,斯里兰卡时任总统拉贾帕克萨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出席普特拉姆燃煤电站视频连线启用仪式。拉贾帕克萨当场宣布,斯全国电价下调25%。这一举措在尹杜尼尔一家3口的电费单上得到了直接反应:“2011年以前我们每月电费花销是4000卢比(一美元约合130卢比)至5000卢比,现在为3000卢比至4000卢比,并且每月用电消耗量比以前还要多。”作为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建设及电价下调的最直接受益者,尹杜尼尔一家所代表的正是此前备受“用电难”、“用电贵”之苦的千万斯里兰卡民众。2011年之前,尹杜尼尔一家所在地区平均每天电力中断多达8小时以上,2011年至2014年间降到5到8小时,现在的电力中断时间已经低于1小时。变化同样发生在帕里萨先生所代表的西部海滨地区。帕里萨的渔业养殖规模不小,拥有雇工3人、各类工作电器10台,算是用电大户。2012年以前,帕里萨所在地区的电力中断还在每天3到5小时,电力中断时,他只能用备用电池来维持生意运转,极为不便且成本较高。帕里萨告诉记者,电力能否稳定供应对他的生意影响很大,特别是在鱼类繁殖期间,如果无法抽取大量活水来养殖,鱼类的繁殖成功率就很低。而现在,帕里萨的生活就“自由多了”。持续的电力供应有了保障,他可以喂养更多种类的鱼,养殖风险同时也得到降低,“这一切都得益于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帕里萨告诉记者。加上目前电价大幅降低,帕里萨还可以承受更多的电力成本来扩大生意。无论是尹杜尼尔一家,还是帕里萨先生,他们的生活都因一座电站的建成而慢慢变好。随着发电供应量的增加及电价的大幅下调,斯里兰卡居民和企业长期面临的“用电难”、“用电贵”的双重难题得到解决,千千万万的普通家庭和为数众多的中小企业从中得到了实实在在的益处。千千万万个家庭,和千千万万个企业,构成的正是斯里兰卡日益腾飞的现代经济,而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则以最直接的方式参与着这一腾飞。正如斯前总统拉贾帕克萨所说:“毫无疑问,这个项目(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将有助于我们实现长达十年的全国发展规划,它将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作为斯里兰卡最大的电站,普特拉姆燃煤电站总装机容量为90万千瓦,而其发电成本较斯里兰卡以往主要发电方式燃油发电大幅降低。电力供应增加,电价下降,才有了斯里兰卡夜空下逐渐亮起的万家灯火。家住中部山区的拉玛丽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孩子都在读小学,以前家里常常停电,晚间根本无法学习,现在孩子们终于可以在晚饭前温习功课了。普特拉姆燃煤电站距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以北130公里,坐落在斯西北部沿海的卡尔皮提亚半岛上。普特拉姆燃煤电站从2007年开始建设,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承建,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截至目前,这是中斯两国已经完成的最大经济合作项目。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走进斯里兰卡“三峡工程”——普特拉姆燃煤电站 新华网科伦坡6月22日电(记者杨梅菊 黄海敏)在风景如画、旅游业日渐发达的斯里兰卡,距离首都科伦坡西北约130公里的普特拉姆有些“低调”。由于气候高温、高湿、高盐雾同时又属干旱区,该地长期相对人口稀少、经济欠发达,造成旅游服务设施相对滞后。但近几年,普特拉姆这个地名却频频被世界所知,而不断把普特拉姆带入公众视野的,是被称为斯里兰卡“三峡工程”的那座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承建的普特拉姆燃煤电厂。从普特拉姆市区上了卡尔皮提亚半岛,远远就能看到三支高高的大烟囱和庞大的基站,在大海和蓝天之间安静的矗立着,奇怪的是,这座目前负荷着整个斯里兰卡45%发电量的煤电站,不要说浓烟滚滚,烟囱口甚至连一丝烟雾都看不到。“很多人因为从烟囱里看不到烟,就以为我们的电厂停止运行了,当地媒体也闹过这样的笑话,他们不知道,这正是我们在环保上严格按照世界标准设计和运营的体现。”日前,CMEC普特拉姆煤电站工程项目部现场总经理王路东指着身后的电站告诉正在作现场采访的新华社记者。即将竣工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这就是印在钞票上的斯里兰卡第一个燃煤电站的普特拉姆煤电站,它同时也是斯里兰卡建国以来最大的工程建设项目,更是迄今为止中斯两国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斯里兰卡最重要、最经济的电力生产基地。有人曾用中国的三峡工程来比喻普特拉姆电厂,然而普特拉姆煤电厂对于斯里兰卡的意义事实上远远大于三峡之于中国。也许更有说服力的,是王路东向人演示了无数遍的PPT中的数字:普特拉姆电站容量为3X300MW,分两期建设,一期为1X300MW电站及附属设施,二期为2X300MW电站及附属设施,这意味着,目前普特拉姆电站的三台机组,单台发电量达到300MW,每一台都是斯里兰卡最大。今年8月,第三台机组将竣工,届时二期两台机组总发电量将是600MW,占斯里兰卡整个电网需求的45%,“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王路东说。在普特拉姆煤电站并网发电前,斯里兰卡只有燃油、风力和水力三种发电形式,由于风力和水力过于依赖自然条件的不稳定性,在没有煤电的情况下,燃油发电成为斯里兰卡主要的发电途经,造成了高昂的电价。但从成本上而言,燃油机组和燃煤机组之间则有着巨大差距,锡兰电力公司提供的数字显示,目前燃煤机组的发电成本为每度8个卢比(合人民币4毛钱),燃油机组则在每度25个卢比以上,两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一般情况下,考虑到斯里兰卡人民的承受力,锡兰电力公司在购买燃油机组电时,会财政贴补一部分,最后燃油电的市场价格得以维持在每度18卢比。”王路东介绍。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普特拉姆电站的到来,使得斯里兰卡电价维持稳定乃至走低成为可能。要知道,在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不高的斯里兰卡,昂贵的电价是普通家庭的一笔重要开支。“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这样一座电站,尽管煤电技术对我们来说是全新的技术,运行起来有很大困难,但是我们看到情况正在好转,现在供电稳定,而且电价不会再没有节制地上涨了。而且我和很多人还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所以我们特别感谢中国。”桑西卡刚刚大学毕业进入普特拉姆煤电站担任项目部协调秘书,她的家不在普特拉姆,此前对这座电站的了解也大多来自报纸,但她告诉记者,进入电站工作她非常开心,因为她觉得自己通过这份工作与普通人的生活最大程度上发生着联系。事实上,记者在随机采访中发现,多数斯里兰卡普通人对普特拉姆煤电站表示欢迎,这一点令人感到惊讶——过去几年,因某些客观原因,普特拉姆电站曾频频遭受媒体误解乃至反对党的非议。“和媒体还有政客相比,电站才实实在在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很多人能分清这一点。”穿着工作服出现在操作间的桑德克拉告诉记者,他是附近的居民,在电站工作已经一年多。在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值班的双方技术人员。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作为一个刚刚走出30年内战阴霾、正处战后飞速重建发展的新兴国家,电,作为生活中日渐不可替代的一部分,正深刻地影响着每一个斯里兰卡人的生活。从这个角度而言,普特拉姆电厂与任何一个中斯合作项目都不同,因为它的完工并不意味着责任的结束,正相反,从它开始发电运营的第一天起,无论是从技术角度还是管理角度,普特拉姆煤电站就注定进入接受全民检验的高度透明化运作之中,一旦“停电”,就意味着个人生活和社会生产会遭受极大不便,此时任何技术和管理上的故障都不能成为借口——这也是为什么自2011年第一台机组投入运营后,普特拉姆电站曾屡屡受到非议。“什么是一个好的项目?第一要看它有没有让普通人受益,第二个看它有没有让业主受益。从这一点看,煤电站项目都做到了。”王路东向记者提供了几个数字:2013年,电站业主方锡兰电力公司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真正盈利,盈利额达到1亿多美元。到目前为止,电站发电相对收益已经有5亿美元,这意味着一期投资的4.55亿美元已经全部收回。“在发电后两三年的时间里,就能收回成本,堪称奇迹。可以说,尽管有过故障,有过争议,但从经济规模和效益规模上,没有一个国家项目可以与之相比,”王路东说。有人曾用中国的三峡工程来比喻普特拉姆电厂,但上面那组数字恰恰说明,普特拉姆煤电厂对于斯里兰卡的意义事实上远远大于三峡之于中国,“三台机组全部运行后,仅仅一个电厂的发电量就占到全国的50%多,这么大的电量需求比例,前所未有。”王路东说。当然,这也意味着,普特拉姆火电厂所面临的压力和责任,同样前所未有。特别是考虑到前年和今年都出现了严重干旱,水力发电能力受到影响。正因为如此,基于一家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即便是一期工程早已于2011年交付完毕,按照合同CMEC不再对机组后期运行具有义务,但为了使机组运行顺畅、保证供电正常,作为技术拥有方的CMEC依然选择了为机组运营提供大量人力和技术支持,在机组操作间里,记者就看到,目前正在运营的两台机组操作系统前坐着的大部分仍然是中国人。“其实也是现在才明白,工程结束后,还有更难的部分在后面,下一步我们要思考的是,在将燃煤电站带进斯里兰卡的同时,怎样将技术也成功地交给他们。”王路东说。结束采访离开普特拉姆时已是入夜时分,电厂亮起灯火,工人宿舍门口的水果摊又出现了,8年前,他们第一次在这里摆摊做生意时,用的还是板车,如今老板已有妻儿,还开上了小汽车。从2006年开工到今天,变化正悄悄发生在这里的每个人身上,项目上年龄最大的职工安全员老白眼看就要退休了;初来时胆怯到话都说不出来的小万也早已是出入总统府、与业主方拍着桌子吵架的“首席翻译”;八年前一个人带着工人住帐篷、春节想孩子想得跑到屋外头偷偷抹眼泪的齐林,如今也是项目上的元老、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而技术员老马也由最初的不懂英语成为现在业主方工程师颇为爱戴的“老师”……铁打的工地流水的中国面孔,从电站专用码头到专用煤场再到作为核心部分的三台发电机组,想到再庞大的工程也是由这样一双手加另一双手建造而成,150米的烟囱也被一双又一双眼睛长久注视过,你就不能忽略这样一个事实:正是普特拉姆煤电站,让“中国”两个字前所未有地与斯里兰卡2000万普通人生活发生如此紧密的联系。转载信息来源于新华网:金沙国际网址,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新华网络电视播出普特拉姆燃煤电站项目-中国经验助力斯里兰卡人的富强梦 2014-09-17 13:45:43美丽的斯里兰卡,印度洋航道上的要津,海上丝绸之路的路标,2009年内战结束后,逐渐成为南亚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2013年,中斯两国关系提升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到斯里兰卡投资兴业,仅较大的14家中资公司的建设项目,就为当地创造了2500多个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港口、电厂、公路等基建设施和技术输出,正在为这个2000万人口的国度的经济起飞,做出巨大贡献。中国经验,为实现斯里兰卡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提出的富民强国的“马欣达愿景”,助力提速。新华社报道员李银泽:作为一个刚刚走出战乱的国家,斯里兰卡的社会经济重建工作可谓是重中之重,而这项工作也为中国和斯里兰卡的经贸关系提供了一个更广阔的平台。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在这滴“印度洋之泪”上,中国援建和投资斯里兰卡的项目正在大规模地进行着。这些建设完成之后,将使斯里兰卡的社会经济面貌发生巨大的变化,也将为斯里兰卡的经济腾飞奠定良好的基础。“中国”两个字前所未有地与斯里兰卡2000万普通人的生活发生如此紧密的关系。印在百元钞票上的工厂:普特拉姆燃煤电站这位美丽开朗的姑娘叫丁西卡,在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工作。这是她的第二份工作,她非常珍惜,她很自豪地告诉记者,“我工作的电厂印在我们的百元钞票上,发电这份工作与斯里兰卡普通人的生活发生着最大程度的联系。”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职工丁西卡:当然,当一天结束的时候,一间房子,一个家,都(依赖于)电,现在已经不像以往。我们现在使用电脑、电视、广播,还有许多电子设备。整个晚上,你可能都要听流行音乐,或者像我还是学生的时候那样举办一些活动,电就是不可或缺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是由中国企业承建的斯里兰卡建国以来最大的工程建设项目。今年8月,二期工程的第三台机组竣工,整体项目总发电量将占到斯里兰卡整个电网需求的45%。在此之前,一期工程发电后不足三年,已收回了成本。在普特拉姆煤电站并网发电前,斯里兰卡只有燃油、风力和水力三种发电形式,燃油发电一直是斯里兰卡主要的发电途经,造成了高昂的电价。锡兰电力公司提供的数字显示,目前燃煤机组的发电成本为每度8个卢比(合人民币4毛钱),燃油机组则在每度25个卢比以上,政府财政补贴之后,燃油电的市场价格才能降到每度18卢比。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普特拉姆电站的到来,使得斯里兰卡电价维持稳定乃至走低成为可能。要知道,在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不高的斯里兰卡,昂贵的电价是普通家庭的一笔重要开支。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职工丁西卡:再比如我家,有我的爸妈,但是电费仍然是一个人难以承担的,赚钱不容易,所以如果能削减这一部分开支,那我们是非常愿意的。如果真的可以这样,我们将受益于此,削减开支意味着对我们的生活有所帮助,事实上,这也可以使其他方面好起来。亚洲开发银行2013年的一份报告显示,2013年斯里兰卡的年经济增长率居南亚之首,2014年的年增长率预计可达7.2%。报告提到了两个重要的支撑因素,一是宽松的货币政策,二是持续发展的电力供应体系。中国参与的基础设施建设,正在改变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方式。斯里兰卡人用钞票上印电站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自豪,也不吝于表达对中国经验的赞赏,如建设优质基础设施为经济起飞搭建基础,采用科学、诚信、透明的建设方式,重视提高人的素质,为发展提供人力资源保障等等。而最重要的经验,就是因地制宜,重视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全球50%以上的集装箱货运、1/3散货海运及2/3石油运输都要取道印度洋航道。斯里兰卡地处印度洋中枢,自古就有“东方十字路口”之称,是欧亚之间重要的国际贸易和石油运输通道。拉贾帕克萨总统2005年在施政目标“马欣达愿景”中就明确表示,决心将斯里兰卡重新变成亚洲丝绸之路的中心,将国家打造为连接东西方的海运、航空、贸易及商业中心。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建设港口、运营港口的经验,正在斯里兰卡生根发芽。南亚第一深水港码头:科伦坡南港中国招商局集团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初“蛇口经验”的重要亲历者,他们亲历了深圳蛇口港的兴建和高速发展。而如今,招商局国际有限公司的第一个海外绿地项目,正是落地于斯里兰卡的科伦坡南港。今年4月,由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兴建,由招商局国际主导融资、投资、控股管理的斯里兰卡科伦坡南港集装箱码头建设项目竣工,该项目的竣工将使科伦坡南港成为南亚地区第一深水港码头,同时也进一步提升科伦坡在国际航运中的地位。科伦坡南港集装箱码头建设项目于2011年12月开工,作为科伦坡港扩建项目中的一部分与现有科伦坡港相邻。该码头岸线总长1200米,陆域面积58公顷,码头前沿水深负18米,建成后使斯里兰卡具备了停靠世界上最大的18,000标箱巨型货轮的能力。南港码头今年全年吞吐量可达到预期的50万标箱。中国招商局国际董事总经理胡建华:母港建设方面,从营运整合、运输体系的建设、口岸环境、区港联动这四个方面深入地开展工作,通过资源优化和运营整合持续提升母港的资源效益和资产效益;创新发展方面,坚持从技术、工艺、商业模式管理这三个主线寻求突破,培养新的业务增长动力。遍布各地的基建援助从科伦坡驱车南下,在中国建设的高速公路行进三个多小时,就到了汉班托塔,斯里兰卡现任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的故乡。位于斯里兰卡东南部的汉班托塔是该国经济不发达的地区之一。从2008年开始,中国港湾开始参与汉班托塔港一期项目的建设,并先后承建了多个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和工程项目建设,其中包括首都科伦坡和汉班托塔港的高速公路、该国第二大国际机场——玛塔拉国际机场、汉班托塔港二期项目、承办英联邦板球运动会的汉班托塔板球场等近20个项目。中国企业在斯里兰卡的发展,靠的是坚守和诚信。1998年,中国港湾进入斯里兰卡时,当地还处于内战状态,建筑工程市场规模较小,只是承接一些小项目。但这里独特的地理位置,人民勤劳与智慧,坚定了中国港湾对这个美丽国家未来的信心。即使在内战期间,中国港湾依然积极参与渔港修复、道路抢修、抢险救灾等民生工程。整整十年的坚守,中国港湾逐步熟悉了这个市场,树立了良好的口碑。作为斯里兰卡对外关系与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和一名重要的国际关系学者,阿桑加•阿贝亚古纳塞克拉认为,去年习近平主席提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对中斯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提供了良好机遇。斯里兰卡对外关系与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阿桑加•阿贝亚古纳塞克拉:当中国政府提出海上丝绸之路时,斯里兰卡是最早支持这一构想的国家之一。斯里兰卡历来是这条海上丝绸之路的一环,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中心,斯里兰卡可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连接欧洲与东方国家。所以我认为斯里兰卡可以在以下两方面做出贡献,一个是贸易,为这两个地域搭建桥梁,另一个是安全。斯里兰卡有很多打击恐怖主义的经验,我们需要安全,斯里兰卡可以在一方面提供大力支持。丁西卡和同事对中国人的勤奋和善良充满敬意,也对未来充满期许。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职工丁西卡:我非常高兴并感激中国企业为斯里兰卡的发展所做的一切。)Zhong Si Youyi Wansui!(中斯友谊万岁!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职工:我们的下一代将受惠于此,这是我们的第一座燃煤电站,这可为他们成长以后留下丰富的知识储备。目前,中国已经是斯里兰卡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者,中斯这两国的经济关系得到了巨大加强,同时也体现了中国在斯里兰卡经济发展及未来繁荣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当前在斯投资局登记注册的其中14家中资公司建设的项目中,共为当地创造了2500多个就业机会,涉及的行业包括港口建设开发、深海捕鱼、制造业、电力、纺织、自行车组装和果蔬加工等。中国直接投资不仅有助于扩大斯里兰卡外汇储备,创造大量就业机会,而且在技术转让和开发上为斯里兰卡带来的效益更是不可估量。新华社报道员李银泽科伦坡报道。分享:.fenxx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斯高层说普特拉姆燃煤电站是中斯合作典范 斯里兰卡电力与能源部长拉纳瓦卡日前表示,中方贷款建设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的平稳运营,为斯全国电力稳定供应发挥了关键性作用,是中斯大型项目合作的典范。(中方贷款建设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亚太日报记者(5月13日)黄海敏 张学丽发自科伦坡:斯里兰卡电力与能源部长拉纳瓦卡日前表示,中方贷款建设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的平稳运营,为斯全国电力稳定供应发挥了关键性作用,是中斯大型项目合作的典范。拉纳瓦卡日前在科伦坡约见了中国驻斯使馆政务参赞任发强,高度评价斯第一座燃煤电站--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在过去8个月中的平稳运行,指出这座由中国公司承建的燃煤电站发电量占到全国用电总量的40%-60%,该电站一期和二期于去年9月正式全面启用8个月来,运行始终安全可靠,未发生过一起停电事故,不但极大缓解了斯用电需求压力,而且大幅降低了电价,惠及斯每个家庭、政府机构和私营企业。(中斯工程技术人员在电站控制中心监控运营情况。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拉纳瓦卡积极评价中方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在协助电站运行过程中所表现出的专业素养、敬业精神和付出的辛勤努力。他说,中国是斯主要发展伙伴,斯政府和人民感谢中国长期以来对斯重建和发展提供的大力支持。任发强表示,中国是斯真正的朋友,锡兰电力局(CEB)和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中设)是好伙伴。过去8年,中斯双方工程技术人员紧密配合,团结协作,攻克种种技术难题,终于完成了这一照亮斯里兰卡千家万户的民心工程,实现了给斯民生和经济发展提供稳定和廉价电力的目标。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完全由锡兰电力局管理,中设只是为电站的运行和维护提供技术支援。任发强说,这一燃煤电站电价仅为每度8卢比(一美元约合130卢比),而柴油电站则高达30-50卢比,可以说,燃煤电站每天都在为每个斯里兰卡人省钱。斯里兰卡央行将电站的图案印在一百卢比钞票上,体现了对国家建设成就的自豪和对中斯大型项目合作的肯定。(电站门前员工办公和生活区。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摄)据了解,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已累计发电80亿千瓦时,为锡兰电力局节省发电成本1000亿卢比,一期投资已完全收回。目前,该电站已成为斯最大的盈利实体,如三台机组全部运行,每天可为锡兰电力局带来约150万美元的净利润。普特拉姆燃煤电站是斯历史上第一个燃煤电站,该项目的业主是锡兰电力局,承建和技术输出方是中国机械设备公司,项目资金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的优惠贷款。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