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航天员铺好回家的路

发布时间:2020-04-09 02:42    浏览次数 :

[返回]

为中马友谊“建好房、铺好路” 新华网马累9月19日电通讯:为中马友谊“建好房、铺好路”新华社记者刘华 黄海敏国家主席习近平14日至16日对马尔代夫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同马尔代夫总统亚明为中方参与建设的马尔代夫拉穆环礁连接公路项目和民用住宅项目揭牌。承建相关项目的中方企业负责人表示,将努力为中马友谊“建好房、铺好路”,把这些项目打造成在马尔代夫的示范工程。马尔代夫住房二期工程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承建。此前这家公司承建的一期工程已于2012年年底竣工。一期项目位于首都马累附近的胡尔胡马累岛上,共有56幢楼房,1000套公寓,主要面向当地的工薪阶层,解决了约7000人的住房问题。该项目因为是“中国建造”,而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中国城”。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柏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二期工程1500套住房将分布在马尔代夫的9个岛屿,各岛屿之间最远距离为500公里。由于当地条件所限,工程所需材料将像一期工程一样主要依靠进口,预计工期为两年。孙柏说,马尔代夫人口较少,仅这两期工程就能为马尔代夫近5%的人口提供住房,对马尔代夫政府而言,是一项实实在在的惠民工程。“通过这一项目,能让马政府和民众切身感受中国企业的实力。公司也希望以此为契机,今后更多参与道路、桥梁、水处理等基础设施建设,”他说。拉穆环礁连接公路项目位于马尔代夫南部的拉穆环礁行政区,是马尔代夫境内最长的高等级公路。据承建该项目的江苏省交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仲义正介绍,项目的主、支线全长16.5公里。公路连接该环礁4个相邻的主要居民岛,施工期间将在当地雇用大约100名工人,2016年9月完工后,将为那里1万多人出行带来极大便利,同时也有助于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与国内许多项目相比,拉穆环礁连接公路规模虽然不大,但它是中马两国友谊的重要体现。我们将以高速公路的技术标准,调集公司最有经验的管理和技术人员认真实施这一项目,把这条公路打造成在马尔代夫的示范工程,”仲义正说。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充满了变数,也正是这些变数让“明天”这个词鲜活起来,不至于枯燥到一尘不变。新的生命新的惊喜,同时伴有旧的离开、落后的淘汰。正是生活的压力及对更好生活的向往推动着我们许许多多平凡人认真学习刻苦工作,力求未来某个机遇能把握到,给生活带来质的飞跃。亦或者是一点一滴的转变,用时间给人生换一身新装。

图片 1

中国航天报讯 为航天员铺好回家的路秋日的内蒙古草原,大地一片金黄,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也到了收获的季节。2003年10月16日清晨,迎着灿烂的朝霞,满载亿万中国人飞天大梦的神舟五号飞船,在太空游历21小时后,驶向它理想的停靠港湾———平坦开阔的内蒙古中部牧场。九天归来的中国首位航天员杨利伟,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留下了第一个足印。着陆场为太空使者铺上“红地毯”10月15日子夜,承担飞船回收任务的中国航天搜救部队,在夜色里悄然启程,空中的直升机、地面的搜索车辆一齐出动,向着飞船的理论落点进发,在草原深处又一次摆开阵势,张开双臂迎接中国第一名航天员的归来。早在神舟五号飞船发射前的一个月,搜救部队就一直在为太空使者的归来精心准备,在辽阔的草原上,“铺就”了一条恭迎航天员平安返回地球家园的“红地毯”。中国“加加林”乘坐的飞船,降落地点选在内蒙古中部一个古老的牧场,自有它得天独厚的条件。这里属中温带大陆气候,全年干燥,少雨多风,能见度高,属于沙质草地,地势平坦开阔,区内没有大河,此外,当地居民以独户居住的牧民为主,人烟稀少,每平方公里不超过10人。这个在地图上未曾标注的地点成为飞船着陆的天然港湾。搜救部队对这片狭长地带上的每一寸土地,甚至是沟沟坎坎,差不多已经了如指掌,他们不但在上面模拟真实场景演练了无数次,而且已经成功回收了4艘神舟飞船。他们同样希望好运能再次降临到神舟五号,因为前几艘飞船的落点都非常理想,离理论落点都没超过15公里。着陆场的总指挥长夏长法告诉记者,这片草原是神舟飞船的主着陆场,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还设有副着陆场,此外还有若干个陆、海应急救生区。在主着陆场,先进的无线电测量系统,能够在飞船进入大气层后对它的轨迹实施跟踪、测量,配备有5架直升机组成的空中搜救分队、专用车辆组成的地面搜救分队、航天医学专家和医生组成的医监医保及医疗救护分队,共同承担起搜索救援大任,他们将捕获、跟踪返回舱并计算落点;根据落点预报,搜索、寻找返回舱;对航天员返回后进行医监医保医疗救护。为了神舟五号,他们从国庆节当天开始拉开演练序幕,或大型,如全程模拟演练;或小型,如通信联络演练、救护过程演练等,一一预演一遍。考虑到这次任务的特殊性,各种应急措施也都准备的非常充分,一切都细化到最坏情况下的应急救生。搜救部队已经制定出了最优化的方案,指挥模式采用跟进式指挥,设备配置也非常优化,动中通指挥车能实时传输图像、电话、数据和搜索救援载体的态势。一系列的准备工作环环相接,最终都是为天之骄子航天员能平安“腾云驾雾”归来。神奇搜救部队夏总指挥长手下的奇兵神舟五号回收现场的最高指挥长夏长法,是一位独具特色的军人,魁梧的身材不失军人本色,却戴着一副精致的眼镜,镜片后的眼睛里,闪烁着这位有着30多年军龄老兵的文韬武略。作为一名从普通计算机程序员成长起来的总装备部某基地副司令员,他已经连续指挥了4艘神舟飞船的回收工作,在他从容若定的指挥中,处处透着果敢、细心和全局观。在神舟三号回收前夕,为保证搜救车辆的安全、并且迅速抵达现场,夏指挥长在场区每天都要乘车去亲自勘察一遍行车路线。草原上的“搓板路”坑坑洼洼,车一开起来,一晃一摇,每次外出就象拿人做颠簸实验似的。一路走过来,多半没有明显的标志物,几乎是在朝前摸,他靠着车上指南针,和一张军事地图走走看看,看看再走,沿途稍稍对视觉有刺激的物体都被他依次编了号,记录在随身的笔记本上。风,夹着沙砾,打在人脸上,火辣辣的疼。几场风吹过,人的脸上、发根、嘴里、耳窝,都是沙,再一出汗,手一划一道黑。连车也被猛烈的风刮褪了一层皮,抛光的保险杠变得暗然,玻璃变成了磨砂的,车身上下疮痕斑斑,如同经受了战火的洗礼。在神舟四号返回时,内蒙古中部遭遇了罕见的严寒,气温最低达到了-30℃。在冰天雪地里指挥搜索回收,且在野外连续工作五六个小时,需要坚强的毅力和无畏的勇气。经过这么多大风大浪的考验,艰难险阻已难不住这位优秀的指挥员。多年的指挥搜索回收,他总结出了搜救工作的四大特点:第一特点是机动性强,活动范围大。整个搜救活动都是在运动中进行,活动范围达到20000多公里;第二特点是时效性强,要求高,必须尽快找到航天员落点,并以最快速度送到指定地点;第三特点是不确定因素多,变数大。发射场可以打有准备之仗,回收却必须打不可预料之仗返回舱返回方式可能有两种———升力控制返回和弹道式返回;落地姿态可能是垂直,也可能是水平;落点可能在水中,也可能在沟里或坡上;航天员的情况也可能很好,有问题或有严重问题;降落伞、飞船的散落物对飞机的影响等等。这对指挥员的果断指挥、承受能力、心理素质都是严峻的考验。第四特点也涵盖了搜索救援的特点,那就是专业门类多,组织协调工作量大。着陆场并不是简单的搜索与处置返回舱,它也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的专业门类特别多,搜索救援需要多方配合和协调。夏指挥长戏称搜索救援力量的组成是“八国联军”,组成单位包括航天五院、航医所、总装总体所、总装某基地、306医院、内蒙古军区、陆航部队和空军,直接参与的有300多人。作为“联军司令”,他已有多次果断指挥决策的经历,指挥着“联军”每仗必胜,关键时刻尽显军人的英雄本色。特殊医生亲密接触航天员飞船安稳落地后,训练有素的搜索救援人员会以最快的速度为航天员打开舱门。有幸第一个进入舱内与航天员见面的人会是谁?他是———医生,为航天员进行医学监督和医学保障的特殊医生。对航天员进行医监医保,是着陆场除搜索救援、处置返回舱外的另一项主要任务。在进行搜救的五架直升机中,每一架上都配备了一名具有独立处置能力的医监医保人员,无论谁先到达返回舱降落点,都可立即展开工作。进入返回舱内,他们和航天员进行简短交谈,询问并检查航天员的身体状况,作出判断后报告给指挥员,以此决定航天员以什么样的方式出舱。在航天员出舱后,医监医保人员还要对航天员的身体状况做进一步的检查,然后将航天员送入专门的医监医保车,帮航天员脱去笨重的航天服,换上干净的衣服,并通过仪器进行诸如血压、心电、呼吸等必要的身体再检查,根据实际情况提出相应意见。当中国首位承担飞天大任的航天员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出现在全国乃至全世界人们面前时,站在他身后的医监医保人员才有可能松一口气。据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副所长刘新民介绍,医监医保的任务,其实不光是在飞船回收时体现,平时也有医监医保。主要内容包括三部分,一是训练中的医监医保,要判断航天员身体是不是处在最佳状态,以此调整训练计划。二是定期为航天员做身体检查与医学鉴定,包括每季度小体检一次,每年大体检一次,以随时掌握航天员的身体情况,找出需要注意的地方。三是发射前、发射中、发射后的医监医保,也都各有要求。可以说医监医保是航天员的守护神,全程“跟踪”,护理到家。100美元放一个高空气球花100美金放一个高空气球,你信不信?在着陆场气象台,听气象专家们说天气,真是有几分咋舌的感觉。坐落在草原上的着陆场气象台,9辆分工不同的气象车整齐地排列布阵,不远处还有高低错落的天线、雷达、GPS测风仪和无线电经纬仪等。这里本该是个不起眼的小气象台,可因天气是关系神舟飞船是否能如期发射的关键因素之一,这时候的小气象台就上升到很“牛”的地位。风速是这次飞船回收最受关注的问题。按照发射指挥部的指示,为了保证返回舱能够顺利返回地面,要求返回过程中回收主场区不能有雷电天气,而且主着陆场的高空风速不能大于每秒70米,地面风速应小于每秒10米。也就是说,若回收当天着陆场的地面风速超过每秒10米,发射就有可能改期,或将回收地点从内蒙古中部地区的主着陆场转至设在酒泉的副着陆场。因为风速过大,会使降落伞和返回舱组合体随风飘动,从而使得返回舱着陆前的水平速度较大,有可能导致航天员受伤,因此必须提出严格的发射“边界”条件。为了准确掌握天气变化情况,每天凌晨4点到8点,着陆场气象台都要利用进口的先进设备,放两个高空气球上天测实况值,用GPS测风仪放气球,一个是100美元;用无线电经纬仪放气球,一个是90美元,两种仪器是交替使用。发射前,他们汇总来自国内外各方面的气象信息,已预测出了11日至16日的中期天气预报,其中包括天空状况、温度、风向、风速、能见度等要素。从一张表格里可以看到,16日,也就是飞船回收的日子,天气情况尚好,晴间多云,风速在每秒4~6米,能见度良好。这样的好天气,肯定能保证发射与回收工作按计划顺利进行。危险警报飞船落地时被解除落了地的飞船返回舱还会存在危险吗?还真有。返回舱上的危险源来自三个方面:γ源、火工品和无水肼。 γ源安装在返回舱的密封大底上,由放射性材料制成,放射出的射线对人体有较大的危害性,因此,在返回舱平安落地后,五院回收队的孙师傅勇敢地冲上前去,把舱底朝外的γ源防护盖扣上,待航天员安全出舱后,再进舱内拆卸γ源,并将其密封在铅罐中。火工品本身是不存在危害的,但由于误操作、误碰等原因导致不该工作的点火器、弹射器等突然工作了,就会产生危害。为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五院总装技术负责人陆东的舱外指导下,五院总装工程部的王玉进舱先检查各仪表、座舱风机、航天服风机和大底热控风机是否工作正常,然后断电,断开中间座椅的三个转向插头,断开火工品供电插头和插上短路保护插头。轮到屠京华进舱的时候,他要把装置点火器拆除,不留一点事故隐患在返回舱上。返回舱姿态控制发动机采用的燃料是无水肼,无水肼是一种剧毒燃料,由于它的管道从返回舱里穿过,飞船返回后必须先进行无水肼检漏,确定无泄漏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工作。若泄漏超过允许标准,则要尽快加以排除。来自上海的航天回收队员老郭,“专司”无水肼的检漏工作,只见他用用专门的仪器进行测量,并很快报告检测结果,为现场指挥员指挥下一步的工作提供依据。当这些危险源一一解除之后,返回舱才能踏上运往北京的旅途。返回舱舱门航天员从此门迈出载有万众瞩目的中国首位航天员的飞船返回舱,经过21小时的太空洗礼,身披一路征尘,最终平安降落在辽阔的大草原上。返回舱静静矗立,人们等待着航天员从舱中露出矫健潇洒的身姿。几乎是在返回舱落地的同时,一架架直升机在轰鸣声中疾驰而来,先后降落在返回舱不远处,螺旋桨的转动还没有停止,机上的回收队员已迅速向返回舱跑去,他们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航天员打开舱门。安全是载人航天的第一位准则,尽快打开舱门,迎接航天员出舱,成了这次回收任务的最大亮点。但打开舱门并不像我们开房间门那么简单。从飞船的密封性能考虑,返回舱上的门是向里开的。在正常情况下,舱内的大气压力会牢牢地“顶住”舱门,因此开舱门前必须通过泄气来让舱内外气压平衡,这样,紧闭的大门才能打开。航天专家们从高压锅的原理得到启发,在舱门上设计了一个里外都可以开的平衡阀,在舱内只要航天员用大拇指一摁,就可以让舱内泄气,气压平衡后,航天员把门轴轻轻旋转140°,顺利的话一分钟就可把舱门打开。如果航天员因种种原因没能摁这一下,舱外的回收队员还可通过打开一个检漏口快速放气,待舱内气压平衡后就可顺利推开舱门。为了有备无患,参加搜索救援、回收飞船的每架飞机上,以及在地面搜救分队的车辆中,都配备了开舱门的专用钥匙。以防万一,在飞船返回舱的底部也镶嵌有一把专用钥匙,旁边还绘有一幅标着中英文的操作示意图,普通人都可以根据图示,按操作步骤将舱门打开。这样,即便因意外飞船偏航落在了国外或偏远地区,当地的人们也可以顺利地为航天员打开舱门,确保航天员的出舱无碍。当天外归来的航天员神采奕奕地出现在世人面前时,小小的舱门便成了历史的见证。神秘砍刀神每架飞机上都有一把在航天回收队员的手中“藏”有砍刀,这在飞船着陆场是公开的秘密。砍刀和飞船之间有什么特殊的联系?在无人状态下,按设计要求,飞船返回舱“身后”飘舞着的巨幅降落伞,应在舱体落地的瞬间自动切割脱开,让返回舱安然落地。但是,如果伞绳没有切断,降落伞就会借助风势拖着返回舱跑,一旦造成返回舱翻滚摇摆,舱内的航天员就会遭受波及而产生危险,因此必须迅速砍断伞绳。这时,应急用的砍刀就会派上用场了。尽管从一开始砍刀就没用上过,怀揣大刀的“大刀手”们也从没机会显示一番,但他们每个人都深知大刀的重要性。这一次与以前又有不同。前4艘神舟飞船都采用自动脱伞方式脱伞,而这次却需要让航天员自己来执行脱伞动作,这是他着陆后做的第一件事。据专家介绍,让航天员手动脱伞,主要是怕出现返回舱防热大底没有抛开,高度感应器出现误操作,提前下达脱伞指令,使返回舱还未落地就脱伞了,所以把这关乎航天员安全的最后一项工作留给了航天员自己。航天回收试验队队长葛玉君、航医所科技处处长白延强等专家都说,如果看到返回舱落地时降落伞已脱掉,他们心里的一块石头也就落地了,因为那说明航天员准确发出了脱伞指令,意味着航天员安然无恙地平安归来,配备的砍刀自然也就用不上了。一尺多长的砍刀上刻有“八龙刀”字样,黑色的刀套一侧有便携肩带,挎在肩上比较方便。这种刀共配备了6把,5架搜索飞机上各准备了一把,地面搜索车中还有一把,都掌握在参加执行任务的航天回收队员的手中。他们为此都受过专门训练,一旦出现紧急情况,直升机会把“大刀手”快速地送到飞船行进前方,等待砍伞绳,阻止返回舱无目标地“乱跑”。普普通通的砍刀此时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宝刀”。

    既然生活是未知的,大可不用花过多的时间把未来规划的细致入微,因为你永远猜不准明天的第一缕阳光是几时洒向地面。

01

    快到了考研、就业的阶段,母亲又急了起来。问我准备考哪个学校,以后能去哪些公司工作等等。说实话,我听着是一头雾水。目前还在满课的阶段,离我心目中的考研准备时间也还有点远,另外也有老师的指导,暂且不想考虑那么多。何况我并不喜欢现在的专业,也确信以后不会干这专业的工作,对于未来能在哪家公司工作实在是想的有点远。

刚接触到周小姐的时候,我非常讨厌她。因为工作原因,我定期都要为她写新闻,每次她发来几张自拍照或写真集,我便要搜索枯肠想新闻内容。

    我满口辩解,别再管我这么多,学习方面的事我想自己来做决定。

那些照片都很像,浓艳的妆容,坦胸露乳的衣带,刻意摆出的撩人身姿。写这些内容时,我要抑制住内心翻涌的反感,用尽暧昧低俗的描写,挑战读者内心的欲望。

    从小学到大学,都是中规中矩考试然后升学,一切的路都是那么明确。可大学以后,面对的是复杂多变的社会,加上学校里面的专业扫盲课,真正能一出去就用到的并不是很多。应届大学生还抵不上有经验的小工,企业最初还得出钱来培养我们,真正学到的也就是学习能力和好的习惯。未来就更加茫然摆在我面前,并不是母亲您能几句话就确定下来的啊。

我认为她侮辱了新闻。

    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就更要多花几分耐心,着眼在当下,找到自己合适的方向积累沉淀,而不是什么能力都没具备就开始想着能找到什么公司安身有饭吃。

她的微博里粉丝几十万,一多半是买来的僵尸粉,她的评论中大多是一些极其下流的为人不齿的言论,看似是跪舔实则是侮辱。

    甚至认为,不管什么类型,只要别人愿意收你,跟着边干边学不朝三暮四,也能成为那一行的优秀人才。另外,机遇也很重要,多少名人都是快老了才被发掘出来,不至于埋没一生。

而她似乎很享受,照片尺度仅徘徊在“露三点”的边缘,每一个动作都竭力展示自己丰满的乳房和翘臀。

    人就是这么奇怪,既不愿意一生一尘不变,又害怕突如其来的大动荡。所以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去走才最安稳,慢慢的改变生活,而不是着急着哪年能买得起车,哪年能买得上房。于我而言,未来还充满着各种不同的可能啊。

一个女生为何会沦落至此?

    所以亲爱的朋友,不管昨天的你是何种面貌,未来都不是尘埃落定,你还有一万种的可能。

02

一次午饭期间,老板偶尔聊起她的过去,让我唏嘘不已。

她是辽宁人,八九年前来北京学习化妆,小姑娘技术不错又勤奋,学习结束后经人介绍就在各个剧组化妆。北京的冬天,是那种肆虐地冷,风里夹着刀子,将裸露在外的皮肤刮得生疼。

化妆师在整个剧组中算是比较辛苦的角色了,他们要随时跟在演员身边负责补妆,即使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仍然抵抗不住北京的天气,双手裂着口子冻得红肿。

这时,她和大多数扎进北京的女孩子一样,是贫穷但勤恳的,虽然工资不多又很苦,但是脚踩在地上,人扎根在凡间,心里存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