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尘肺

发布时间:2019-12-02 23:44    浏览次数 :

[返回]

尘肺的基本病理变化有以下五种。 尘肺结节眼观:病灶呈类圆形、境界清楚、色灰黑、触摸有坚实感。镜检:或为矽结节,即具有胶原纤维核心的粉尘性病灶;或为混合尘结节,即胶原纤维与粉尘相间杂,但胶原纤维成分占50%以上的病灶;或为矽结核结节,即矽结节或混合尘结节与结核性病变混合形成的结节。 尘肺弥漫性纤维化呼吸细支气管、肺泡、小叶间隔、小支气管和小血管周围、胸膜下区因粉尘沉积所致的弥漫性胶原纤维增生。 尘斑眼观:病灶暗黑色、质软、境界不清、灶周伴有直径1 5毫米以上扩大的气腔(灶周肺气肿)。镜检:病灶中网织纤维、胶原纤维与粉尘相间杂,胶原纤维成分不足50%。病灶与纤维化肺间质相连呈星芒状,伴灶周肺气肿。 尘性块状纤维化眼观:病变为2厘米x2厘米x2厘米以上的灰黑色或黑色、质地坚韧的纤维性团块。镜检:或为尘肺结节融合成为大片尘性胶原纤维化或为各种尘肺病变混杂文织所组成。粉尘性反应指肺、胸膜、肺引流区淋巴结粉尘沉积、巨噬细胞反应、轻微纤维组织增生等

           (一)

职业病是指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的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等因素而引起的疾病。各国法律都有对于职业病预防方面的规定,一般来说,凡是符合法律规定的疾病才能称为职业病。最常见的职业病有尘肺、职业中毒、职业性皮肤病等。职业病中的尘肺病可以引起继发性间质性肺疾病,是引起间质性肺疾病的已知病因疾病。 尘肺是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尘肺按其吸入粉尘的种类不同,可分为无机尘肺和有机尘肺。在生产劳动中吸入无机粉尘所致的尘肺,称为无机尘肺。 吸入有机粉尘所致的尘肺称为有机尘肺,如棉尘肺、农民肺等。尘肺病可以引起继发性间质性肺疾病,是引起间质性肺疾病的已知病因疾病。

煤矿尘肺尘肺是长期吸入细微粉尘引起的、以纤维组织增生为主要特征的肺部病变。它是一种严重的矿工职业病,一旦患病,现在还很难彻底治愈。又因其发病缓慢,不同于瓦斯、煤尘爆炸和冒顶等工伤事故的触目惊心,往往容易被人们所忽视。实际上尘肺引起的矿工致残和死亡人数,在国内外都十分惊人。据有关统计,尘肺的死亡人数为工伤事故死亡人数的6~10倍。一、尘肺的分类:矽肺:矿入游离二氧化硅(SiO2)含量较高的岩尘所引起的尘肺,患者多为长期从事岩巷掘进的工人。煤矽肺:由煤尘和含有游离二氧化硅的岩尘共同作用所引起的尘肺,患者多为岩巷掘进和采煤的混合工种工人。煤肺:长期接触煤尘的采煤工所患的尘肺。煤矿尘肺中以矽肺的危害性最大,它的发病期短,发病率高,病情发展快。必须指出,尘肺是逐渐发展的,而且是不可逆转的。二、尘肺发生的有关因素矿尘成分能够引起肺部纤维病变的矿尘,大多含有游离二氧化硅,其含量越高,发病工龄愈短,病变发展愈快。二氧化硅是地壳内最常见的氧化物,它以两种状态存在:一种是结合状态的二氧化硅,即硅酸盐矿物,危害性不大;另一种是游离状态的二氧化硅,主要为石英,它是引起矽肺的主要因素。煤系地层中的砂岩、砾石和砂质页岩中都含有游离二氧化硅。对于煤尘,主要是它的有机质(即挥发份)含量。据试验,煤的变质程度愈低,危害性愈大,因为煤尘的毒害作用和肺内的积尘量都与煤的变质程度有关。矿尘粒度尘肺病变主要发生在肺脏的最基本单元即肺泡内。矿尘粒度不同,能被吸入的深度和在呼吸系统内滞留的情况也不同,因而它对人体的危害性也不同。一般说来,大于10μm的尘粒,由于重力沉降和冲击作用而滞留于上呼吸道(鼻、咽喉、气管)的粘膜上,能随痰液排出体外。10~5μm的尘粒进入呼吸道后,大部分沉积于气管和支气管中,只有很少部分能达到肺泡中。小于5μm的矿尘能达到和沉积于肺泡中,故称呼吸性粉尘,它们是引起尘肺的主要粒度。其中最危险的是粒度3~5μm的矿尘,不于1μm的矿尘,又能随呼气排出体外。由此可见,矿尘的分散度越高,对人体的危害性越大。浮尘中呼吸性粉尘常占较大的百分比,而且距离尘源愈远,比例愈大,有时可达80~90%。呼吸性粉尘:粉尘微粒平平均直径在2——10微米的叫呼吸性粉尘,其中,5微米的危害性最大矿尘浓度尘肺的发生和进肺部的矿尘里弄有直接关系,也就是说,尘肺的发病工龄和作业场所的矿尘浓度成反比。因此,采取有效的防尘措施降低矿尘浓度,对防止矿尘危害有决定性意义。2004年11月颁布的《 煤矿安全规程》第七百三十九条 作业场所空气中粉尘(总粉尘、呼吸性粉尘)浓度应符合表2要求图片 1个体因素矿尘引起的尘肺是通过人体而起作用的,它的发病几率和人的机体状态有联系,如年龄、营养、健康状况、思想情绪、卫生条件、劳动环境,等等都有关系。关键词:煤矿尘肺

 三年前的一个中午,天空中下着磅礴大雨,黑压压一片,一点天光都没有。我穿着一件泛黄的白背心,一双沾满尘土的解放鞋走出了县城医院。并不是没有带伞,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撑伞了,倒不如留给那些更需要的人。出了县医院我就走进了老街,因为那里有全县城最便宜的快餐。我湿漉漉地走进了快餐店,雨水滴滴答答地从身上流下来。我扯了些墙角上挂着的面巾纸,擦了擦朦胧的双眼和流着水珠的头发。老板娘斜着嘴瞅了我一眼似乎是在怪罪我用了太多面巾纸。我点了一份肉、两份小菜就将七块钱交给了老板娘。老板娘抬头看了一眼硬生生地收下。我坐定之后就见她拿着拖把在我走过的地方都拖了一遍。

 吃完饭后,雨小了些,但天更加黑了。我便又走进了巷子里。小巷子里穿行的摩托车所射出来的灯光让我感到炫目非常。裤子粘满了因为被摩托车扎过水坑时溅起的泥土。我只想着尽快离开那个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巷子。这个时候我听见了啜泣声,悲惨的,带着些求助的意思。我四下看了看竟不曾发觉,只以为是幻听。走了几步才看见昏黄的灯光下,灰色的土墙边躺着一只土狗。很显然那是一只流浪狗,有着黄色黏糊糊的皮毛,再也不能更瘦的身躯。它正扭着头去添他的后腿,大概是受了伤。几只苍蝇正在它的身上转来又转去,如同鬼魅。走了几步就闻到了那种让人恶心的气味。但我当时看见它的时候倒只觉得它怪可怜的。也不知怎么的我竟然蹲下身,仔细地打量起它来。他的右边的嘴角被咬掉了一块肉,应该是被其他狗欺负了。我抚摸了下它的皮毛,它的毛真是粗啊,竟有点像是老母猪的毛了。抬起手时发现手全黑了,但很快又被雨水给冲刷干净了。我冲他说了一句:“你啊,一定是世上最脏的狗咯。”只见那只流浪狗竟然摇起尾巴来,冲着我摇了摇头。看着它低眉顺眼的样子,那时的我竟然有些感动了。我将它抱了起来,对它说“好吧,以后你就跟着我混好咯。”那只流浪狗似乎是听懂了我说的话一般使劲地摇着尾巴。

 要回家了才发现麻烦,下雨天大晚上的,载客佬大都不愿意往乡下跑,而且我还带着一只让人闻着就恶心的流浪狗,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愿意载我。万般无奈只好将它放在了一家已经关了门的理发店门口。我蹲下了身,双手握着它的两条腿说:“真是不好意思呢,我得走了。”我起身向它挥了挥手,它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竟伤心地低着头。走了几步,我想着把它放在那终究还是不安全,要是店家第二天发现了它,用棍子打它可怎么办。于是又转身,只见它还蹲在原处,抬着头看着我,眼睛里闪着泪光。我又将它抱了起来说“哪,你一定是要我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是吧。”我抱着他在雨中寻找一个适合它的地方,能躲雨又不会被其他人赶的地方。终于发现公交车站点那还是不错的,于是我将它放在了那里。我头也不回,因为我怕他的眼神。

 终于找到一个愿意载我回家的师傅。正当我要坐上摩托车的时候听见了汪汪汪的叫声,没错,是它。它的三条腿立在雨中,还有一条腿则悬挂着。它一双眼睛低垂着,不停地向着我叫着。为了跟着我它也是够拼的,要知道我横穿了两条马路啊。你可真是看得起我啊,我心里这样想着。我指了指它向师傅说我还要带上它。师傅这下不干了,我只好花两倍的价钱又保证让那条狗绝对碰不到他,好说歹说他才答应下来。

 回到家后我先给它洗了个澡,想着跟我混也不能混得太差呢。它倒是很配合,大概它也觉得自己脏。它一洗完就抖擞起来,甩得我鼻子眼睛里都是水。我洗痛快的热水澡之后就拿出红霉素往它嘴角上涂了些。我打开锅盖,发现里头还有猪肉粥,是热的。看着看着,眼泪竟然掉了下来,要知道猪肉是我早上买来留给母亲吃的,谁知道她不舍得全留给我了。

我找了一个破碗头,洗干净了后倒了些粥进去,放到它面前。我和它一起吃了起来,它可真是没出息,竟狼吞虎咽弄得满嘴都是。没办法,等它吃完了又重新给它涂了一层红霉素。

 又想着该给它取个名字,琢磨了许久才决定以后就叫它“流浪”。我试着叫了一声,它既然伸出舌头摇晃着身体,果然狗是通人性的,至少流浪是这样。

 睡前,跑到母亲房间看了下,她果然还是把被子给踢到床下去了。我将被子又给母亲重新盖上,叹了口气说“妈,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呢。”我看了一眼母亲说了声“晚安”就回房间了。从来没有像那天一样睡得安稳,因为从此之后我就又一笔数量不少的钱了。

                          (二)

 第二天我是被门口几只黄鹂的歌声唤醒的,拿起床头的闹钟才发现已经是九点钟了。走出房门就看见了屋檐下种的宝石花和落地生根,被雨水冲刷之后叶片显得更加饱满了。叶片底下还挂着水珠,反射着阳光的光芒。暮春三月,对门的竹林显得更加苍翠了,竹笋也开始冒了尖。篱笆下的一排春菲已经有筷子一般长,正适合采摘。空气带来一丝丝的甜,我想每天都呼吸这样的空气,说不定那天我的尘肺病就好了,那当然最好了。

真好,我可以慢悠悠地过活了,再也不愿意错过那些可人的风景。

 我一下楼就看见母亲手捧着一个破脸盆,破脸盆里放着些许豆腐渣和糠。接着就听见母亲咕咕咕的叫了起来,一群鹅和一群鸭子就冲到了母亲的身边。我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来,洗了把脸,想想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洗过脸呢。脸是洗干净了,那牙也刷一刷吧,想来竟好久没刷牙了。洗脸的时候发现水缸里的水已经不多了,于是舀了些起来倒进抽水井中,抓起手柄使劲压了压,水就直往上冒了。对了,水缸也好久没有洗过了,于是又拿出刷子好好清洗一番。这时母亲走了过来,“儿啊,早饭我给做好了你赶紧去吃吧。”“妈,没事,洗完了我再吃。”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洗完水缸又往里头添满了水就走到饭桌上,碗筷都已经摆好了。母亲双手撑着下巴看着我说“儿啊,灶下的那条癞皮狗可是你捡来的?”我顿了顿说:“是啊,我看它怪可怜的,就捡了来。”母亲叹了口气嘀咕道“要养狗也找一只有模有样的来啊。”母亲似乎想起了什么,她拍了下我的臂膀,“对了,昨天去县城检查出什么来。”我使劲地摇了摇头,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汗来。“妈,别担心,我就是咳嗽。过几天病就好了,仍像以前一样。”母亲皱着眉道:“真心这样?”我笑道:“可不就是这样。”母亲将手伸了过来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就像小时候一样,突然她眼角里的泪落了下来。我忙说:“妈,你怎么哭了?”母亲擦了擦泪水说:“儿,在家休息几天吧,等病好全了再去上班啊。”我点了点头。

 我大概数了下我身上的钱,总共还有十二万,母亲那大概还有些,不过也不多。一天是花三十块钱,一个月就是九百,一年就是差不多就是一万一,想来我和母亲还可以活十一年,若是物价上涨得厉害说不定也就五年。这样一算可真是急坏了我,虽说我大概活不了那么久,但母亲……原本以为再也不必去石场了,看来还是得去啊。

 在家休息两天后,我就跑去茶园了,我想巧巧一定在那里。巧巧的歌声远近闻名的,再没有哪家姑娘比得过她了。母亲极喜欢巧巧,总夸奖她长得俊俏而且心灵手巧,做什么都有做什么的样子。

远远地我就听见了茶园里飘来细长的歌声,就像是细雨敲打在瓦片上一般。

 三月鹧鸪满山游,四月江水到处流,

 采茶姑娘茶山走,茶歌飞上白云头。

 草中野兔窜过坡,树头画眉离了窝,

 江心鲤鱼跳出水,要听姐妹采茶歌。

下一篇:没有了